我對法治天下的前途是樂觀的
  • 信息來源: 知事
  • 日期: 2020-01-26
  • 瀏覽量: 49 次

文|江平教授

原標題:江平:我對法治天下的前途是樂觀的

來源:江平教授

90歲了!還沒有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這是學校給我的莫大榮譽,同時也是莫大的責任!

自從莫大(莫斯科大學)畢業后進入北京政法學院工作以來,已經有64年了。風風雨雨的歷程、坎坎坷坷的歷程、辛酸苦辣的歷程、沉浮與枯榮的歷程,都是在這個學校里經歷的?;厥淄?,沒有什么可抱怨的。歷次的政治運動,受傷的已是百萬計、千萬計。所幸階級斗爭為綱的歷史已經過去。從個人角度來看,也可以說人生經歷了一次磨練?!吧趹n患,死于安樂”。這是至理名言,對國家如此,對民族如此,對個人也是如此!這是90歲人生的第一個感悟。

中國的歷史有個很好的傳統,這就是本朝的歷史不由本朝的史官來寫。本代的歷史不由本代的史官來寫!這就可以更加客觀的來寫,更加實事求是的來寫,更多接近真理的來寫。前朝的事由后人來評說。如果前朝的事由前人來評說,就有諸多不方便和不合理之處,歌功頌德最為明顯。中國知識分子的這個弱點也表現最為明顯。不說違心話,不做違心事,不隨波逐流,不歌功頌德,一切事情的判斷都要透過自己的思考和過濾,是就是是,非就是非,這就是“只向真理低頭”。這是90歲人生的第二個感悟。

改革開放是前進的方向,是潮流的所趨,也是我政治生命的給予者,也是我現今榮譽的賜予者,也是我這四十年來不斷努力奮斗的目標!只要繼續改革開放,我對法治天下的前途是樂觀的。但法治有諸多的內容,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內容就是尊重私權,現今私權受到公權任意宰割的現象還很嚴重,“把權力關進籠子里”還遠未實現。幾千年來歷代王朝中公權力泛濫,要想把這種現象根除,絕非十幾年、幾十年能夠做到的。路途中前進、后退都可能發生。所以“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這是我90歲人生的第三個感悟。

?從1979年復校招收本科生開始,到1990年我的校長被免職這十二年期間,我與本科生、研究生中許多人有密切往來,對其中一些人的工作分配、家庭困難盡量幫助解決,這應該是校長的“人性關懷”職責之事。

從1991年開始我招收博士研究生,到明年我將招滿30屆。粗略統計總共有130名左右博士生,其中來自臺灣的博士生共約25名。我的博士中當大官的幾乎沒有,在本土的博士中有將近一半是在高校和研究機構中從事工作,其中在中國政法大學工作的就有16人。這本文集是我的上述兩類學生為慶祝我的90歲生日而完成的,其中當然包括了一些不是我的學生,如王利明、楊立新、崔建遠等民法學界的頂級教授,還有斯奇巴尼、勝雅律等外國朋友,對于大家我表示發自內心的感謝。

有人問我長壽的秘訣,我常說,吃好、睡好是最重要的。吃好、睡好的前提是樂觀,我的人生態度向來比較樂觀,“心底無私天地寬”。我在85歲生日時曾說過,我有三個“五年計劃”,第一個計劃活到90歲,第二個活到95歲,第三個活到100歲。第一個比較容易,第二個比較難,第三個聽天由命吧!今天可以說,第一個計劃完成了,第二個計劃如果沒有什么意外,很有可能,至于第三個目標,只能等完成第二個目標后,才能談它的可能性有多大。謝謝所有關心我的健康的朋友們!

江 平

2019年11月

[? 注:本文是江平先生為《江平先生法學思想述論——九十華誕祝賀文集》所作的序文。]

本文內容轉載自知事,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網系公益性網站,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轉載文章均注明信息來源與作者姓名或筆名。信息來源中未注明作者單位、姓名的,因無法聯系作者,本網亦未注明作者姓名。若涉及著作權問題,請作者即與本網聯系(Tel:0573-82086793 ),本網立即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快乐十分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