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羊羊成違法通行暗號,執法人員別玩“職權變臉”
  • 信息來源: 新京報
  • 日期: 2020-01-28
  • 瀏覽量: 77 次

■ 觀察家

正是因為監管部門的失靈、失守,乃至直接投身利用權力牟利的泥淖,才導致當地貨運行業整體性淪陷。

據新京報報道,近期,根據群眾在國務院“互聯網+督查”平臺反映的貨車司機靠買“路牌”通行、不法人員收取保護費問題線索,國辦督查室派員赴廣東省揭陽市普寧市和惠來縣進行了實地暗訪督查。督查發現,當地買賣“路牌”收取保護費現象普遍,已成公開的秘密。這些路牌被標記成“飛馬”“機器貓”“喜羊羊”等符號,以作為執法人員與司機的接頭暗號。

一張“路牌”市價一般是1個月1800元,錢直接交給“黃?!本涂梢猿d通行,實在令人咋舌。既然貨車“路牌”的生意這么好,當地治超怎么可能會治好?

這樣的“行規”不可能僅靠幾個“黃?!本湍芏ㄏ聛?,也不可能在短時間成為貨運行業一體遵守的“規則”。也即,當地貨運“路牌”生意發展得如此“成熟”,背后必然有一條灰色乃至黑色的利益鏈條。

近年來,隨著珠三角各地基建需求的不斷增長,普寧市砂石產業十分發達,這自然帶動了貨運行業的興旺。行業的野蠻生長自然會帶來泥沙俱下,各種亂象也紛紛滋生,從而對正常的市場行為產生沖撞與扭曲。本來,正常的貨運應該是大家都遵守規矩,不超載、不超限,合法經營,然而,當個別人的超載超限得不到制止時,行業內就會競相效仿,這樣,超載超限就成了常態。

對此,監管部門當然負有失察之責,但僅僅失察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大的問題是監管部門非但不去糾偏,反而將超載視為牟利的機會,通過買賣“路牌”的方式收取保護費。

這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扭曲,監而不管,甚至監守自盜,最終的結果必然會導致市場扭曲。

在這樣的監管“潛規則”下,當地的貨運行業實際上已經走上了一條“不超不賺”的不歸路。

一方面,因為要支付保護費,只能拼命超載;另一方面,因為支付了保護費,就更加肆無忌憚。這樣,當地的貨運環境只能一天天惡劣下去,而不可能好起來。

可以說,在這條灰色利益鏈條中,監管部門仍處于主導地位。這也意味著,正是因為監管部門的失靈、失守,乃至直接投身利用權力牟利的泥淖,才導致當地貨運行業整體性淪陷。

那些讓人眼花繚亂的“路牌”,“飛馬”“機器貓”“喜羊羊”“蘋果”“蓮花”“安順”“貨運”“險”等等,其實就是職權濫用的“變臉”。為什么貼著“路牌”的滿載“百噸王”來來往往,甚至從執法車旁經過,執法人員都視若無睹?根源就在于此。

當下的要務,首先是凈化當地的政治生態,徹底清除監管部門中的腐敗分子和腐敗現象,對違法包庇縱容、知法犯法的行為,必須嚴肅追責,嚴厲查處,營造公平競爭市場環境;其次,也要謀求產業轉型,不能聽任“百噸王”大貨車繼續上路了。

□龍之朱(媒體人)

?[責任編輯:黃憶南 PN269]
本文內容轉載自新京報,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網系公益性網站,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轉載文章均注明信息來源與作者姓名或筆名。信息來源中未注明作者單位、姓名的,因無法聯系作者,本網亦未注明作者姓名。若涉及著作權問題,請作者即與本網聯系(Tel:0573-82086793 ),本網立即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快乐十分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