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王老師:2020 通過提高產品適用性來增強企業的應變能力
  • 信息來源: 嘉興市質量協會
  • 日期: 2019-12-16
  • 瀏覽量: 384 次

【王老師讀書心得】

2020,通過提高產品“適用性”來增強企業的應變能力

前些日子,泰國有持續五六天時間遭遇幾十年未見的“天寒地凍”,“凍”到什么程度?夜間最低溫度“居然”是12度至16度,泰北山區“凍”到只有10度左右。一些怕熱的外國游客只覺得“涼快、舒服”,但泰國媒體報道,這種“涼快”天氣讓泰國人叫苦連天,至少有5人被“凍”死,近千人進了醫院。網上一片“冷啊、凍啊”,網友調侃:“只有裏著被子去上班了”,還有的網友把在被窩里“凍得瑟瑟發抖”的貼圖發到社交媒體表示“凍”得受不了。如果在中國,氣溫十幾度會凍死人,這簡直是笑話,但在泰國卻似乎是一場實實在在的“災難”。泰國人習慣于二十多度至三十多度的高溫環境,估計身體機能也已發生相應變化,一旦出現十幾度的氣溫就適應不了,身體好的,忍一忍也就過去了,但身體機能應變能力差的,或病或死,這也從一個側面看出人對外部環境變化適應能力的重要性。

由此想到,企業其實也一樣,也有一個對外部環境變化的適應能力。2019年,大家逐步讀懂了外部環境的變化并非企業自己所能左右,對什么是“風險”也有了切身體會。從主流媒體近日對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報道,可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仍然會在2020年繼續,不確定因素增加,企業面臨的風險與挑戰不會減少。這就不能不引起企業界的高度重視,在外部環境劇烈變化的情況下,我們怎么應對風險?

國際標準化組織(ISO)在2015年提出的“基于風險的思維”能有效地幫助企業“策劃和實施應對風險和機遇的措施”,ISO指出:“風險是不確定性的影響,不確定性可能有正面的影響,也可能有負面的影響,風險的正面影響可能提供機遇,但并非所有的正面影響均可能提供機遇”。ISO還特別強調“組織環境”,指出“組織環境”就是與組織宗旨與戰略方向有關的“各種外部與內部因素”,要求對這些因素“進行監視和評審”。這就告訴我們,在經濟形勢嚴峻復雜的情況下,企業必須識別風險,策劃與制定應對風險的措施,監視與評審內外部環境變化的信息,及時啟動事先策劃的應對措施,把挑戰化為有正面影響的機遇。

機遇來自哪里?必須看到,企業是通過提供產品與服務來生存與發展的。提供的產品與服務,顧客越感到適用,就越歡迎,企業效益才會好,即使外部環境再變化,只要始終堅持把合適的產品賣給合適的顧客,企業就不會像上面所說的有些泰國人那樣,“凍得瑟瑟發抖”,如果企業開發了比其他企業更適合于目標顧客的產品,乃至別人暫時無法生產的產品,質量上勝人一籌,也就獲得了發展的“機遇”。

因此,經濟下行壓力越大,企業越要注意提高產品的“適用性”。全面質量管理的創始人之一、美國的J.M 朱蘭博士認為:“質量職能中的所有慨念,沒有一個比適用性更為影響深遠,更為重要了”。說明產品質量在很大程度上體現在產品適用性上。只有適用性好,符合性又能保證的產品才能打開銷路,才能給社會與企業帶來效益。而沒有效益的企業,就只能等著在外部環境變化中被“凍死”。

2020,資本玩家快玩完了。前幾年,有的企業不學好,不努力抓實體經濟,想一口氣發大財,結果如何?人們都已看到。因此,應對風險與挑戰,唯一的途徑是提高自身的綜合素質,尤其是應變能力。應變能力中最重要的又是產品與服務對顧客變化了的需求,包括顧客潛在需求的應變能力,也就是不斷提高產品的適用性。

提高產品的適用性,肯定需要專業技術;需要科研開發;需要創新。但許多企業,包括日本、德國的一些著名企業,近年來曾經出現的一些“質量門”事件告訴人們,最終發現這些質量問題并非專業技術沒有過關,而是出在質量管理的放松上。比如,片面降低成本,為了“擰干毛巾里最后一滴水”,違反科學規范,縮短了汽車的設計驗證時間,以致汽車投放客戶后,運行一段時間就發現安全隱患,甚至事故,導致企業信譽受到嚴重打擊。在我們的企業中,設計輸入沒有充分反映顧客需求與適用的法律法規要求;缺少國內外同類產品的技術信息;就匆忙投入設計。設計過程中又沒有經過認真的評審、驗證、確認,就投入生產。設計輸出的技術文件,尤其是“產品接收準則”不能滿足設計輸入的要求,從而造成經濟與信譽損失的例子比比皆是,可惜至今很少見到企業設計開發技術人員認真學習質量管理體系要求的。不少企業還存在著“個別技術人員對一個產品的設計開發一包到底”的情況,這種狀況不改變,產品適用性就不知從何談起了。

十九年前,我在被稱為世界三大質量組織之一的歐洲質量組織召開的第44屆年會上發表了《面向21世紀的中國質量管理》論文,這是我國質量學術界第一次在這個著名質量論壇上發表論文,文章指出在21世紀,中國質量管理的重點必然要轉向設計開發階段。這個觀點引起到會代表極大興趣。許多外國代表紛紛要求與我座談,問我根據什么提出這一論點?我當時答道:“中國的改革開放決定了中國不會永遠當世界工廠,必然要加強設計開發,創造屬于自己的高質量品牌,否則中國產品的競爭力不可能強大”,可惜論文發表后,盡管許多國家的學術機構發邀請函,請我去學術交流。而且四年后,我的另一篇論文:《營造魅力質量》,也是涉及產品設計開發的,主要論述如何使產品吸引顧客,又被第48屆歐洲質量組織年會錄用。而在當時不少人還以“代工”為榮的氣氛下,我的觀點顯然有點“不合時宜”。國內有關部門對我論文的觀點沒有重視,甚至有些官員根本沒有看我的論文,就評價我的論文:“可能對世界有用,對我們這里也沒有什么用”。

現在再回過頭來省視,由于一些政府部門觀念滯后,不重視科學規律,總想依靠權力,把形式主義的標新立異冠以“創新”,熱衷于評獎;熱衷于為企業質量背書,為自己增加“政績”,給我國產品質量的提高,尤其是產品的適用性造成負面影響,我國產品總體質量水平落后于發達國家;企業總體上設計質量水平落后于制造質量水平,已是不爭的事實,好在這已經引起了國家的高度重視,正在采取有力措施。但我的切身經歷使我進一步體會到,一個正確的認識要成為“共識”必定會有一個艱難過程。這也許是我后來特別重視與愛惜質量人才,鼓勵他們大膽創新,大膽建言,積極為他們創造發展平臺,并在質量管理問題上堅持科學觀點,持續發聲,堅持在76歲高齡仍站在講臺上為企業學員傳道授業解惑的內心動力。

我一直主張,有條件的企業,讓設計開發技術人員到國內外先進企業去看看,核心技術當然不可能給你看,但設計開發的管理方法還是可以見得到的;與發達國家產品質量管理的差距也是能感覺得到的。而保持空杯心態,承認差距,虛心向同行,甚至向一線工人學習,恰恰是我們不少企業的設計開發技術人員所缺少的思維方式。

通過提高產品適用性來增強企業對環境的應變能力,并非企業設計開發部門一家就能完成。企業需要創新的氛圍;需要信息流暢通;需要團隊合作精神。這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包括最高管理者的全員參與。

我上課時經常提到:“恐龍大不大?恐龍強不強?恐龍在哪里?恐龍在博物館里,恐龍為什么會滅絕?因為恐龍適應不了氣候的急劇變化”。但愿這段話能對我們的企業提高對外部環境的適應性,增強應變能力有所啟發。2020,以更新的觀念和方法迎接風險與挑戰。

上一篇:
下一篇:
快乐十分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