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溝油能源化利用仍待理順機制
  • 信息來源: 中國經濟網
  • 日期: 2019-11-22
  • 瀏覽量: 50 次
來源:經濟參考報???王昆 鞏志宏
 此前令人談之色變的地溝油如今已成為“香餑餑”。記者采訪了解到,地溝油如今已成為生物柴油的主要原料,生物柴油作為清潔能源,對于節能減排具有重要意義。但是,我國地溝油底數不清、流向不明,原料短缺的生物柴油行業長期處于“餓肚子”狀態。基層建議,應理順國內相關政策制度,為我國生物能源發展、大氣污染治理及食品安全發揮積極作用。

  地溝油成“香餑餑”

地溝油,在人們以往印象中屬于談之色變的事物,如今有了新去處,那就是制成生物柴油。

生物柴油是指植物油(如菜籽油、大豆油、花生油、玉米油、棉籽油等)、動物油(如魚油、豬油、牛油、羊油等)、廢棄油脂或微生物油脂與甲醇或乙醇經酯轉化而形成的脂肪酸甲酯或乙酯。

大量地溝油則成為制作生物柴油的理想原料。據了解,按照現有生產工藝技術,1噸地溝油原料可生產0.85噸生物柴油。生物柴油則是典型的“綠色能源”,具有環保性能好、發動機啟動性能好、燃料性能好,原料來源廣泛、可再生等特性。大力發展生物柴油對經濟可持續發展、推進能源替代、減輕環境壓力、控制城市大氣污染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上海在這方面走在前列,上海近年來通過源頭收集、分類處理、終端銷售,對餐廚泔水特別是地溝油進行全流程閉環管理,制成生態環保的生物柴油實現資源再利用。如今,上海3萬家“產油”餐廳基本都能實現廢棄油脂100%收集。

在國外,尤其是歐洲,地溝油制成的生物柴油大受歡迎。

為滿足區域內日趨嚴格的碳減排要求,歐盟各國近年來始終積極在交通領域推廣生物柴油替代化石燃料,后來又進一步在生物柴油的生產原料上做文章,推出強力刺激政策,鼓勵放棄使用種植植物油,轉而使用廢棄油脂作為生物柴油生產原料。

“地溝油作原料生產的生物柴油減排系數高,每生產一噸生物柴油可以減少90%的二氧化碳排放,因此備受世界各國青睞。”河北金谷油脂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趙匯行說,在歐洲,政府強制要求在石化柴油添加10%的生物柴油來降低排放標準。以地溝油為原料生產的生物柴油僅需5%就可以達到減排標準,其他國家以棕櫚油、菜籽油為原料生產的生物柴油需要添加10%才能達到減排標準。

為了達成既定目標,在自產原料不足的情況下,歐洲開始大量進口地溝油,在某種程度上帶動了全球生物柴油產業的發展。根據全國生物柴油行業協作組統計數據,2017年,生物柴油出口量17萬噸。2018年,生物柴油出口量增長到31.5萬噸。今年上半年,生物柴油出口量已達到25萬噸,預計全年出口量將突破50萬噸。

記者采訪了解到,國外不僅大量采購生物柴油,而且將采購目光聚焦到作為原料的地溝油上,地溝油作為工業級混合油被運往國外后加工成生物柴油。

全國生物柴油行業協作組專家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寧守儉認為,生物柴油及工業級混合油之所以大量出口,除了國外具有較為完善的碳減排制度體系,也和我國的出口退稅政策有直接關系。地溝油作為工業級混合油出口到國外,可享受退稅13%的優惠政策,直接推動了這部分原料油的大量出口。

原料短缺 正規企業“吃不飽”

事實上,中國已經具備利用地溝油制成生物柴油產業的基礎和條件。比如上海已經先行開展了區域性的實踐,京津冀地區也正積極開展產業鏈整合、醞釀更大范圍的跨區域嘗試。參考歐洲的成熟經驗與做法,我國在地溝油治理及生物柴油發展方面,理應有更好的表現。

但目前我國在地溝油制成生物柴油方面仍面臨不少障礙。

首先是國內地溝油數量的底數不清。“全國有到底多少廢棄油脂,底數很模糊,目前相關數據都是根據油脂消費量估算的,所以每年有多少地溝油流向黑色產業鏈很難說清楚。”寧守儉說道。

很常見的一個現象就是,正規地溝油回收企業反而被黑色產業鏈給“打敗”。

以河北邯鄲為例,邯鄲市主城區擁有餐飲企業1000多家,每年產生1000多噸地溝油。邯鄲市邯山如峰廢油脂回收有限公司是擁有正規資質的地溝油回收單位之一,與100多家餐飲企業簽訂廢棄油脂收購協議。公司免費為餐飲單位安裝油水分離器或隔離池,年收購地溝油300多噸,全部銷往生物柴油加工企業。

該公司總經理陳海峰告訴記者,因餐飲企業不配合、政府打擊力度不夠,邯鄲市區每年大約400噸的地溝油流向不明,一些黑作坊甚至把油水分離器和隔離池上的鎖具撬開,去偷挖地溝油。

“部分地溝油提煉黑作坊在未取得任何手續(或者僅取得營業執照)的情況下套用化工廠的手續打著生產‘肥皂、有機肥’的名義與食品加工企業、餐飲單位簽訂廢棄油脂回收合同,以應付政府檢查,黑作坊加工的油脂去向不明。”據河北省邢臺市任縣環科再生資源有限公司負責人劉順根介紹,現在街面上出現了許多高價回收油炸食品廢油的個人,他們所出的回收價格遠遠高于能源市場的價格,有可能將這類廢油收回去作為生產飼料油添加使用,直接威脅食品安全和飼料安全。

地溝油底數不清,黑色產業鏈泛濫,這就造成一個尷尬現象——地溝油能源化利用企業“吃不飽”,普遍陷入原材料短缺的境地。

有人統計,2018年全國約1000萬噸廢棄油脂中,僅不足100萬噸廢油脂被用于生產生物柴油,利用率低于10%。

記者了解到,京津冀地區的生物柴油企業主要集中在河北境內。由于部分地溝油流向不明,原料“吃不飽”是生物柴油行業一直面臨的難題。“今年以來,企業開工率不足40%。”河北隆海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韓志廣說道,該公司年產生物柴油10萬噸,每年處理餐桌廢棄油脂12萬噸。

而在地溝油回收利用方面,很多地區也沒有出臺具體的政策。寧守儉就表示,我國只有上海、云南提出地溝油應當用于生物柴油行業,其他地區政策只說實現地溝油資源綜合利用,但沒有明確的實施政策和具體實踐。

最后,在地溝油制成生物柴油的銷售渠道方面。在目前的銷售方式中,生物柴油只是充當石化柴油添加劑的角色。并且目前國內生物柴油的銷售渠道也并沒有完全打開。這方面,上海走在前列,其他省份動靜不大。今年5月,上海市中國石化上海石油分公司B5生物柴油調和基地開始調試啟用。

有業內人士稱,面對日益縮水的利潤空間和有限的銷售渠道,國內一些廠家已暫停生物柴油的生產,或者轉而生產高附加值化工產品,或者瞄準利潤大得多的餐桌。

專家建議強化地溝油源頭管控

上述專家建議,實現地溝油的能源化利用,應強化地溝油源頭治理,加強對廢棄油脂非法收集、加工的打擊力度。同時,制定生物柴油發展規劃,建立生物柴油原料供應保障機制,暢通銷售渠道,加快推廣應用試點示范建設,完善生物柴油的產業扶持政策。

首先,完善地溝油回收體系,建立餐廚垃圾收集、運輸、管理一體化的運營模式。餐飲單位應強制安裝油水分離器等回收設施,并與正規回收企業簽訂處置協議,詳細記錄餐廚廢棄物的種類、數量、去向、用途等情況,徹底斬斷地溝油進入飼料行業、回流餐桌的渠道。

劉順根建議,政府以疏堵集合的方式進行網格化管理。對從事地溝油收集預處理企業進行評估考核,發放餐廚廢油回收特種經營許可證。政府與企業簽訂餐廚廢油收運處置合同,將區域內的廢油脂指定回收,如發現企業有犯罪行為,直接吊銷特種經營許可證,嚴重的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同時,對區域內的食品加工經營企業下發通知,告知食品加工經營企業所產生的廢棄油脂交由有資質的單位進行回收,完善廢油脂處置合同,做好臺賬保存,如果發現有私藏偷賣等一系列違法行為,直接吊銷食品加工經營許可證,造成后果嚴重的移交公安機關處置。畜牧局嚴厲監督屠宰企業所產生的廢棄油脂,嚴禁進入飼料行業。

其次,理順相關政策機制,給予生物柴油行業良好的發展環境,在國內實現地溝油循環利用。業內人士反映,消費稅已經成為生物柴油內銷的重要障礙。生物柴油銷售是免消費稅的,但石油公司買回去,與石化柴油按照5%+95%的比例調和成B5生物柴油,就要交5%的消費稅,這樣的稅收政策顯然影響生物柴油的推廣使用。

寧守儉建議,國家有關部門取消生物柴油產業在出口、內銷等方面政策壁壘,設立生物柴油產業基金,推動生物柴油行業全產業鏈區域性整合,增設生物柴油銷售網點。

第三,加大生物柴油行業研發和推廣力度。一些生物柴油企業負責人表示,近年來,生物柴油行業發展勢頭較好,隨著產品出口,生物柴油生產技術也開始出口。目前,巴基斯坦、秘魯、印度等國家都建設了生產線。而且,在柴油中強制勾兌生物柴油,以減少柴油車污染物排放,已成為歐洲國家的通用做法。他們建議,建立生物柴油國家級推廣應用示范區,借鑒國外經驗發揮生物柴油在“碳減排”方面的優勢。

(責任編輯:王婉瑩)

本文內容轉載自中國經濟網,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網系公益性網站,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轉載文章均注明信息來源與作者姓名或筆名。信息來源中未注明作者單位、姓名的,因無法聯系作者,本網亦未注明作者姓名。若涉及著作權問題,請作者即與本網聯系(Tel:0573-82086793 ),本網立即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快乐十分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