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時間的毛驢左顧右盼,傳統文化的GPS早已安在你身上
  • 信息來源: 中國青年報
  • 日期: 2019-11-20
  • 瀏覽量: 28 次

談到傳統文化,我特別喜歡這樣一個故事:1937年,梁思成和林徽因騎著毛驢,跋山涉水來到山西五臺山腳下,意外發現了一座美到攝人魂魄的建筑——佛光寺大殿。林徽因慢慢擦拭頂梁上的字跡后,發現它是多年難尋的唐代木構建筑。

對我來說,這個故事正預示著自己與傳統文化的關系:當我騎著時間的毛驢左顧右盼時,總有一天會復蘇對傳統文化之美的知覺,而它只需要靜靜地待在那里,毋需多言。

小時候,我是一個傳統文化麻木癥患者,雖然一路“之乎者也”地搖頭晃腦過來,卻總揣著一番把眼光投射向外的心思。從日流韓流到歐美文藝風,炫目、刺激、新鮮的外部世界總是吸引我好奇的雙眼。或許部分出于對應試教育的“反叛”,我的潛意識常常將傳統文化與“古板”和“正襟危坐”聯系起來,在日常生活中對它們敬而遠之。

直到有一天,當我在各大網紅打卡地上插遍了小旗,卻愈來愈覺得索然無味。我發現,“缺乏底蘊”是網紅文化致命的缺點。它們就像是一灘灘淺淺的水,腳剛剛踩下去,就觸到了底。而隨著生活經驗的日漸積累,對人生世事和生命意義的追問堆積成山,驀然回首,才學會在傳統文化之中擷英咀華。

其實,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入坑”傳統文化需要一個切口和契機,我的轉變是從一次參觀開始的。當時,百無聊賴的我與朋友一起去看觀復博物館,講解員從瓷器的“汝官哥鈞定”到官帽椅和太師椅的區分,一路講到門窗的文化背景。即便提綱挈領,依然花費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這次講解像是為我的知識體系打開了一扇窗,點亮了我對傳統文化的感知。

后來,我一口氣讀完了馬未都先生介紹文物的一套書籍,并按圖索驥地去讀王世襄和朱家溍等先生的著作。在觀賞不同年代器物的同時,我也逐漸發現了他們與時代背景的交相輝映。比如,同樣是瓷器,宋人與清朝的審美旨趣就不甚相同,而唐代的“南青北白”又體現出了鮮明的地域文化特征。歷史,在這些器物的勾牽下,變得鮮活起來。

從器物入手,我也開始咂摸多年來只能讀完開頭的《紅樓夢》。從研究探春的黃花梨大理石案,到林小紅的處世之道,再到對人生無常和制度局限的認知,我一遍又一遍地讀《紅樓夢》,開啟了對這部文化巨著的“真香”模式。正如畢飛宇所說:《紅樓夢》你躲不掉,它遲早會盯上你,人家可是裝了GPS的,早就鎖定了中國人的閱讀。

因此,雖然有人質疑一些文化名人會把傳統文化通俗化,但我卻非常感謝他們的努力。盡管他們未必是行業頂尖的研究專家,但只要能幫助你淺嘗到傳統文化之美,將年輕人引上傳統文化的正途,便不失為一種功績。

“入坑”傳統文化后,我的精神生活也瞬間豐盈起來。比如,同樣生活在北京,現在的我與大學時對這座城市的感受就全然不同,傳統文化賦予了我感知它另一面的能力。從前的我,一去故宮便只知道直奔中軸線走,后來知道了側邊家具館的存在,才意識到自己此前錯過了多少精華。從參觀東四胡同博物館學習老北京的胡同文化,到了解北京城門與城墻歷經的變遷,再到北京城中軸線的”此中有深意”……我在這場時空之旅中感受著真實的歷史,也逐漸構筑出對這座城市的認同感。

知名作家李敬澤說:“文化基因太可怕了,總有一天它會在你身上復活,躲都躲不掉。”誠以為然。

撰文/任冠青

本文內容轉載自中國青年報,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網系公益性網站,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轉載文章均注明信息來源與作者姓名或筆名。信息來源中未注明作者單位、姓名的,因無法聯系作者,本網亦未注明作者姓名。若涉及著作權問題,請作者即與本網聯系(Tel:0573-82086793 ),本網立即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快乐十分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