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與思考】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 信息來源: 腦洞歷史觀
  • 日期: 2019-11-20
  • 瀏覽量: 66 次

日本人又放大招了,日本的一個研究機構宣布,他們開發出了一種人造血液。

這種人造血液主要由人造血小板和人造紅細胞組成。能夠在常溫狀態下保存一年以上時間,而且不用考慮血型不同的問題。

這個如果真的真正得到運用,那還是比較牛的,什么熊貓血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而且也不用獻血了,能夠救很多人命。

日本現在有好多團隊都表示在研究這個,像日本醫學家山中伸彌也在今年年初公布出最新消息,他率領團隊已經研發出制造人造血小板的技術,并且最快2020年可以量產人造血液。

說起山中伸彌這位大神就太牛了,牛到什么程度呢?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如果人類可以有永生,他邁出了人類永生的第一步。

要搞懂這個,我們先說一下人類永生路上一個重要的東西:干細胞。

干細胞是什么東西呢?

某度解釋:簡單來講, 干細胞是一類具有無限的或者永生的自我更新能力的細胞、能夠產生至少一種類型的、高度分化的子代細胞。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太長看不懂沒關系,注意其中的幾個關鍵詞就可以了:無限的或者永生的自我更新能力。

牛不牛?激動不激動?秦始皇聽到這個,得從秦始皇陵爬出來。

反正,干細胞是一切細胞的起點,它可以分化成各種器官、組織,甚至化育成胚胎,然后變成大活人。

當然,不是每個干細胞都這么牛,通常分為萬能干細胞,就是啥都能變的,一般只存在胚胎早期。

另一種就是多功能干細胞,就是可以變成多種組織的,比如造血干細胞。

最后就是單功能干細胞,只能分化成比較單功能的干細胞。

想一下,要是人類能夠找到全能干細胞,那就可以人生豪邁,從頭再來。

這個就太難了,那可以退而求其次,比如先找到多功能干細胞,那就可以進行器官生成,比如那個器官壞了,自己用干細胞再長一個出來。

想法是美好的,道路是曲折的。干細胞不是那么好找的。

一來干細胞極其稀少,二來,我們也不知道干細胞在什么地方呆著,也就無法分離出來,另外,就算我們找到了一些干細胞,這些干細胞往往也沒多大用,沒辦法長成一個器官給我們用。

那怎么辦?

這就要輪到日本的山中伸彌出手了。

先介紹一下山中伸彌。山中伸彌在日本的地位非常高,簡直是學神級存在,因為他很年輕就拿到了諾獎,還經常參加日本的紅白歌會,這相當于中國的春晚,還跑馬拉松。在日本的學界,簡直就一個吉祥物。

但是,這位大神一開始并不是牛,甚至有點學渣。

山中伸彌,出生于日本大阪,父親經營一家生產裁縫機零配件的小工廠,沒事的時候也喜歡分解機構,原本是可以子承繼父業的,可是拆了以后,他常常沒辦法把機械復原,所以經常被父親一頓臭罵。

所以這條路走不通,在高中的時候,他因為喜歡柔道,原本想當日本奧運會代表選手,但又經常骨折,所以運動員也干不成,也因為骨折,所以父親建議他學醫。

于是,他考到了國立神戶大學醫學部。

結果在醫學部學習時,手特別笨,一個實驗手術經常做不成功,沒有辦法,只好轉做基礎醫學研究。

后面他在美國讀了書,回到國內之后,開始了干細胞研究,那時候,他的經費特別少,而做醫學研究,光是養小白鼠就要不少錢。因為沒有經費,還一直沒成果,他自稱得了離美抑郁癥,還一度準備回過頭去當骨科醫生。

后面,好不容易碰到一位伯樂,聘他為副教授,但因為在國內沒有什么聲望,也沒有人選擇他的實驗室,經費也不多,所以被迫之下,他放了一個大招,表示要在干細胞上搞一個新花樣。

別人的干細胞研究是從胚胎多能干細胞分化成各種不同組織的細胞,然后生成各種需要的組織,他感覺自己如果走大佬們的路子,基本上就沒有資源,于是,干脆搞個新的,讓細胞回到干細胞的狀態。

這個就太神奇了,等于物理領域的逆轉時空。因為組織細胞是從干細胞發展過來的,現在能夠從組織細胞退回到干細胞嗎?

不管怎么樣,因為這個特別驚人的想法讓他招到了三名學生。

而在經歷一連串的失敗,甚至無心插柳柳成蔭之后,竟然讓他找到了方法,通過各種轉錄因子基因影響,讓細胞發生轉變,產生出一種iPS細胞,這種細胞在形態、基因和蛋白表達、表觀遺傳修飾狀態、細胞倍增能力、類胚體和畸形瘤生成能力、分化能力等方面都與胚胎干細胞相似。

也就是說,他找到了逆轉細胞生命的過程,找到了還原干細胞的方法。通過這個方法,可以讓一個細胞退到萬能細胞階段,從而直接制造一個分身出來,而這分身還是完全新的。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這個意義就太重大了,論文發表后,橫掃各大獎項:

2008年 《時代》雜志“世界百大影響力人物”(美國)
2008年 羅伯特·科赫獎(德國)
2008年 科學技術特別獎(日本)
2008年 邵逸夫生命科學與醫學獎
2009年 拉斯克基礎醫學獎
2011年 國際最高學術大獎之一的沃爾夫醫學獎
2012年 千年技術獎(芬蘭)
諾獎感覺再不頒,就已經落后了,于是在2012年頒給他諾貝爾生理學與醫學獎。離他發表文章僅僅過了六年,而一般諾獎需要二十年。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日本在生理跟醫學上非常強勢,幾乎有壟斷的趨勢。

2012年,山中伸彌獲獎之后,2015年,中國藥學家屠呦得獎了,但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她是跟愛爾蘭科學家威廉·坎貝爾和日本科學家大村智分享的。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2016年,日本分子細胞生物學家大隅良典獨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一人獨得也是極為罕見的。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2018年,日本的本庶佑又拿到了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而且日本好多獲獎的好多以前還是學渣。

比如中村修二,201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一個人撐起了LED行業。

但他畢業 于日本的德島大學,這是日本一所名不見經傳的大學,頂多只能算是中國的211大學。

畢業后到家鄉的一個小企業工作,每天就是制造磷化鎵,一種用于制造發光二極管的材料。

因為項目不是核心項目,老板不重視,同事嘲笑他,結果他一個人在車間埋頭研究,從藍綠色發光二極管,到高亮度綠色發光二極管,到藍色半導體激光器,中村修二像開了掛一樣,一個人搞起了一個產業。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還有2002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田中耕一。

田中耕一是日本一家公司的底層研究員,在實驗中無意找到了測出生物大分子分子量的方法。從而拿到了諾獎。

而獲獎時,科學界大部分人根本沒聽過田中耕一的名字。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2016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大隅良典。

大隅良典小時候家里很窮,一輩子都落后半步,25歲才畢業,43歲才擁有自己的實驗室,50歲了還只是個副教授。

這時候,他還看不到自己有什么希望,他說:“我沒有什么競爭力,所以必須尋求新的領域做研究,哪怕是并不受歡迎的領域。”

他留在了實驗室里,終于憑借細胞自噬機制方面的發現獨得生物學獎。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日本人對細節的追求,對孤獨的和應,對研究的認真,對科學的真正興趣是日本能夠屢獲諾獎的原因。

日本的科學家就算名氣再大,他會堅持親自下實驗室,甚至參與擰螺絲這樣的工作。

當天的實驗當天完成,數據也要當天整理出來,以便于第二天討論。

日本的實驗室大樓到了晚上大多亮著燈,而進出的不只有年輕人,還有白發蒼蒼的老科學家。

現在日本已經拿了這么多諾獎,但在日本科學界并不是贊歌一片,反而出現很多擔憂。

2018,日本剛剛斬獲大獎時,日本發布《科學技術白皮書》,對日本發出警告,日本的科研水平下降!

益川敏英、梶田隆章等日本諾獎得主指出,如果日本在研究資金、研究時間和研究人員數量上繼續惡化,未來將難以獲得諾獎。

日本《東洋經濟》更是提出日本“大學崩潰”論,警醒日本的科學研究在急劇下滑。

大隅良典也呼吁:“如果日本不能形成培養年輕研究人員的體制,日本的科學將空心化”。

日本已經每年拿諾獎,而2018年是日本拿獎最風光的一年,日本卻史無前例的發出警告。

這種憂患意識可能才是日本最可怕的地方。

所以,日本將來一定會在教育上繼續加大投入。

日本的教育也極具特色。在日本的學校,不會片面強調知識傳授,反而更注重聯系現實生活。

尤其在在幼兒園、小學階段,會讓孩子們接觸自然,培養孩子對大自然的興趣 。

大隅良典說就說過:“一個人在幼年時通過接觸大自然,萌生出最初的、天真的探究興趣和欲望,這是非常重要的科學啟蒙教育,是通往產生一代科學巨匠的路。”

1981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福井謙一在《直言教育》中寫道:“在我的整個初中、高中時代,給我影響最大的是法布爾,他于我可以稱為心靈之師,對我的人生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另一位諾獎獲得者下村修也說:“我做研究不是為了應用或其他任何利益,只是想弄明白水母為什么會發光。”

對大自然的興趣,是日本科學家的初心。

日本學校會經常組織孩子踏青,去接觸大自然。

而所有教具里, 顯微鏡可以說是日本學校最喜歡用的。

日本人現在在生物科技之所以優勢明顯,年年都有諾獎競爭者,就是對微觀世界的投入特別大。

大隅良典就特別喜歡在顯微鏡下觀察細胞。他說“顯微鏡能夠告訴我們很多關于細胞的重要信息,比如液泡,在顯微鏡下能夠非常清晰地觀察到液泡的形態。所以我就在顯微鏡下觀察細胞基因的突變。”

他就是通過顯微鏡,觀察到了自噬小體的形成和液泡的融合。他的研究被認為是現代自噬研究的基礎。所以才能獨得諾獎。

為了讓孩子更方便觀察微觀世界,甚至野外直接觀察。日本人還制造了一種便攜式的顯微鏡。

這種顯微鏡跟普通顯微鏡不同,它不是放在桌面上的,而是可以隨身攜帶的。也不用制作標本,孩子可以直接對著標本看。

這個東西我幾個月前就看好了,一直想介紹給大家。

這個顯微鏡是日本名企肯高在中國生產的,但不在中國大陸銷售,而是運回日本本土銷售。有一些家長就會去海淘回來,成本高還麻煩,所以社里就專門從日本批量采購回來。

這樣一來,就多了清關手續,而且日本人做事一板一眼,一個月只賣一批,所以常常沒貨。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這個東西有多好,我剛才看資料時,我兒子在旁邊只看了一眼,就大叫:這個東西我想要!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沒有任何一個孩子能夠抵擋這樣的東西!

這個顯微鏡最大放大倍數是120倍,野外看細胞壁什么的毫不費勁,尤其是它特別小巧,加上電池只有40g,完全可以握在手心。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而且做工很精良,出自日本著名的濾鏡企業肯高,經常玩攝影的一定聽過,很多專業攝影師的第一塊濾鏡就是他們家的。

暑假了,大家帶孩子出去旅游,隨身帶著這個,孩子就可以看到完全不同的一個世界。看到漂亮的花草了,可以用這個觀察一下它的花蕊花脈。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看到昆蟲了,可以用這個觀察昆蟲的觸角。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還有小石頭,肉眼看上去沒有什么不同,但用這個顯微鏡一看,立馬就看出五彩的世界來。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出去玩一次,團費要數千,只要多花百來塊錢,孩子的體驗就完全不同。等于多玩了一次,還是奇妙的微觀世界!

平時孩子上生物課,科學課什么的,用這個觀察植物動物什么的,簡直不要太酷!

一上架,我自己先訂了一個,我兒子現在看著這個東西眼睛是發光的。

這個東西用來做生日禮物,簡直超好,價格適用,但包裝很好,又是日本品牌,孩子又那么喜歡。

孩子用這個觀察世界,發現世界隱藏的美,又能培養他對科學的興趣,原來在我們肉眼看不到的地方,還有另一個世界,還有這么多奇妙的東西。

日本的可怕之處,他們已經拿了十八個諾獎,卻高興不起來

這個顯微鏡一個月只會進口一次,二十號到貨,我們團購了幾次,一般一天就團完。再團就要等到下一個月。這一批明天到貨,大部分要給上個月就已經預定的讀者,還剩下三千左右的現貨。

原價是198,現在團購是128,搶到就是運氣。

現在我們中國小學一年級就開科學課。但是,我們畢竟起步晚。科學課怎么上,完全沒有經驗,尤其是優秀的科學老師太少了。

科學老師是所有教師中要求最高的,可能比語文老師要求還高。因為科學本身是很雜的,知識點特別多。怎么教是個大難題。

像我在深圳,我兒子上五年級,已經是不錯的學校,但老師上科學課,基本還是背知識點。

其實科學課原本很好玩的啊。但為了應付考核,又把科學課搞成了死記硬背。

不但學不到知識,還容易讓孩子對科學反感。

孩子對科學反感,怎么學得好,孩子學不好科學,將來中國怎么出科學家。沒有科學家,中國怎么跟日本美國競爭。

這個東西就是呵護孩子對科學興趣的東西。

 

本文內容轉載自腦洞歷史觀,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網系公益性網站,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轉載文章均注明信息來源與作者姓名或筆名。信息來源中未注明作者單位、姓名的,因無法聯系作者,本網亦未注明作者姓名。若涉及著作權問題,請作者即與本網聯系(Tel:0573-82086793 ),本網立即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快乐十分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