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王老師:我教日本公司管理人員學QCC
  • 信息來源: 嘉興市質量協會
  • 日期: 2019-10-31
  • 瀏覽量: 381 次

【王老師讀書心得】

剛回泰國,準備休整一下,等待11月3日醫院作眼睛全面檢查后的“判決”,是立即手術,還是可以再延長一定時間再做手術?人民幣兌泰銖已從1:5.2跌到1:4.2,手術及檢查費用等于提高了近20%,能拖就拖吧,當然還得由醫生決定。

公寓里同一層樓的美國某公司泰國公司的技術部長、日本人“姚桑”(“桑”大約是日本人稱呼“先生”的意思),見我回來了,居然第二天沒有去公司,來頂樓游泳池邊說“陪你吹海風”。太太不待見這位日本鄰居,說他的面孔就像電視劇里說“八格牙路”的日本鬼子,就托詞回房間了。

“姚桑”見我太太一走,如獲大赦,馬上從口袋里摸出一個筆記本來,告訴我自從向我學習了六西格瑪管理與QCC活動相結合后,公司產品外觀缺陷,如磕碰傷、劃痕、擦傷的DPO大為減少。他還給我看他筆記本的DPO計算實例,問我是否準確?“總經理很滿意”,他一再說,并向我表示感謝,說現在即使在日本也不一定能較快地學到這些知識。

“姚桑”接著又說:“王桑,現在我們搞六西格瑪管理時,作SIPOC分析,常常討論很長時間,還找不到根本原因,您有什么好辦法?”。我就把手機里“嘉興質量網”上那篇我寫的《為什么層層推進法在質量管理中的應用》打開頁面讓他看。“姚桑”曾在這家美國公司的天津公司擔任技術部長多年,會看中文,也會結結巴巴地講中文。他認真看了一遍又一遍,并不斷提問。由于外國人一般沒有微信,他小心翼翼地問我:“我可不可以摘錄一點?”,我想這也不涉及什么秘密,就說“OK”,心里卻想日本人的“拿來主義”真是深入骨髓了。

以為這樣總算完了,我可以面對大海,呼吸新鮮空氣了。不料,“姚桑”又有新“請教”了,他說:“王桑,無論是QCC還是六西格瑪管理成果,我應怎樣評價才對公司最有作用?”。他的問題正是我想向企業說的,于是便給他慢慢解釋。

QCC活動和六西格瑪管理都屬于管理技術,盡管前一種是自下而上的開展,后一種是自上而下的開展,但都是為了幫助專業技術更好地發揮作用,提高專業技術人員和員工的邏輯思維能力。因此,評價一項成果不能只看這個項目為公司創造了多少經濟效益,更要看這個成果的邏輯思維是否清晰?員工是否真正參與了。公司內部在評價成果時特別要注意這一點。

在評價成果時要“揚長補短”,所謂“揚長”,就是要在較多員工面前,實事求是地說出這項成果值得大家學習的地方,激發員工實現自身價值的高層次心理需求。而“補短”,則是針對這項成果的欠缺之處,通過提問的方式讓成果發表者自己感覺出來,使員工進一步理清思路,補上自己考慮問題的“短板”,久而久之,考慮和解決問題更加有系統性、邏輯性。員工能力提高了,公司的效率也會提高。

“姚桑”說,我在中國工作時,看到一些大公司召開QCC或六西格瑪成果發表會,都會請一些好像是政府的官員來講話,甚至點評成果,日本沒有這種做法,如果外行點評得不對,那樣活動方向會搞亂的。我心里也知道他說的“官員”無非是那些沒有與政府部門真正脫鉤,依靠權力延伸的協會中的假“官員”,包括一些能說會道的混混“推銷員”。當然,還有一個因素,是有些企業也喜歡“傍”,你情我愿。但這些問題對這位日本技術專家是解釋不清的,只能說:“你離開中國多年了,現在這種情況基本沒有了”。

泰國的太陽下午最熱,游泳池邊的海風也變成熱風了,當我準備回房間去時,“姚桑”忽然又問我“王桑,您怎么這樣熟悉全面質量管理?”,我笑著回答“我搞質量工作五十多年了,我的TQC與QCC的老師主要就是日本的石川馨和久米均教授”。他大吃一驚,說:“啊,您是前輩,前輩!失敬了”,繼而深深鞠躬,其實我只比他大不了十歲。

想起2007年5月,我作為中國質量代表團秘書長兼技術顧問參加全日本QCC代表大會回來,決定結合我國企業實際,開展破除形式主義傾向的新QCC活動時,第一家起來響應的竟然不是嘉興本地企業,而是在平湖的日本電產東測(浙江)有限公司的品質課長代理、日本人小木曾先生。我在舉辦學術講座,傳播新QCC活動理念與方法時,擔心他聽不懂,課后便問他:“您能聽得懂嗎?”,他告訴我:“80%都能聽懂,就是你不用普通話舉例時,大家都笑,我聽不大懂”。沒有想到,講座后才一星期,他給我發來一份《學習報告》,我一看,哪里是懂了80%,他全聽懂了。而且小木曾先生立即付之行動,向公司最高管理者詳細匯報后,得到支持,在公司內開展培訓,啟動新QCC活動,把個人的知識轉化為“組織的知識”,當年十一月便出了幾個QCC成果,在全市第一屆QCC成果發表大會上發表。同時在“主席臺討論會上”介紹了他們公司如何運用“頭腦風暴法”改變QC小組組長在討論問題時,發言人少,有點“自說自話”的情況,受到到會代表一致好評。

此后,日本電產東測(浙江)有限公司的最高管理者山本好孝先生也來聽我的QCC講座了,秘書處事先沒告訴我。但我見學員席里有一個身穿西裝,一直正襟危坐,認真聽講的中年人,好像是日本人,課間休息時,下去一問,果然是公司的最高管理者。問他感覺如何?他直言回答:“雖然由于語言關系,有些話不大聽得懂,但意思我都明白了,很有啟發”。

這正如“姚桑”以前對我說過的話:“日本近幾年經濟不大景氣,不少公司片面壓縮成本,質量管理,尤其是海外企業的質量管理有所放松,所以我要多學一點質量管理來彌補。您對我的教導,在公司的確很有用。其實很多日本公司的管理人員也已意識到這一點了”。

我也反問他一個我一直感到奇怪的問題:“姚桑,您是公司技術部長,怎么也管六西格瑪與QCC的推行?”。他告訴我,日本本土公司的技術人員都要學管理。公司質檢部門主要管產品檢驗。而由技術部協調六西格瑪和QCC,更能使專業技術與管理技術結合發揮作用,當然其他部門也都配合。他現在所在的公司也才用了這種職責分配的方法。他這番話對我也是一個啟發。

我們嘉興市在新QCC活動中涌現了不少反應敏捷,行動扎實的企業與骨干;活動方式也在不斷創新,如與ISO9001標準的“糾正措施”相結合;與六西格瑪管理相結合;與員工心態管理相結合。強調“三現兩原”;強調“從小問題開始”;強調不以評獎為目的等等,使QCC活動始終保持了正確的方向,而且積極引進外來先進知識。這次市質協常務理事、日本神戶鋼鐵(平湖)有限公司徐曉群部長幫我把從日本帶回的幾個QCC成果報告,仔仔細細把日文譯成中文(見照片),參加全市第十三屆QCC成果發表與經驗交流大會的代表人手一份,應該對大家都有幫助。

這十二年多推行新QCC活動的時間里,我的最深體會是:“企業里若有思想開放,虛心學習”的最高管理者和“接受新事物能力強,不圖虛名,求真務實”的具體組織者。這樣的企業的QCC活動必定能夠健康發展。反之,即使搞了,也會像當年政府部門,尤其是經委系統搞的“企業上等級活動”一樣,曇花一現。我至今仍然認為,我們企業在質量管理上要學習日本企業尊重員工心理需要,精益求精,QCC活動不搞形式主義的做法。

作為一名年逾古稀,閱盡企業潮起潮落的老質量科技工作者,早已毫無私利可言。上面說的話,真心實意,發自肺腑,但愿嘉興的企業能聽得進去。有可能聽不進的,我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快乐十分加奖